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转基因技术储备20年产业化仍待气候成熟

文章作者:www.qdqtch.cn发布时间:2020-01-22浏览次数:797

“艰难的工业化”仍然是站在中国转基因科学家和相关企业面前的一座大山。

一年前,2014年8月17日,三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以下简称“安全证书”)到期。这件看似正常的事情已经激起了高涨的公众舆论,因为它涉及主要的水稻和玉米作物。以下三个安全证书已成功续订。然而,在国家宏观战略没有改变、复杂的舆论干预的背景下,转基因作物新品种的产业化培育仍然遥遥无期。

在最近一次关于转基因玉米的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表达了他们的遗憾。

面对“只进口转基因大豆,不允许国内工业化种植”、“只允许转基因棉花,不允许转基因主食种植”、“只允许转基因木瓜工业化种植和销售,不允许转基因主食产业化”的现状,他们认为当务之急仍然是推进产业化,特别是在中国具有优势并能与外国竞争的作物品种方面。

保留而非应用

中国政府对转基因农产品的产业化一直持谨慎态度。根据官方标准,中国只有转基因棉花和番木瓜在工业上种植和销售,而获准进口作为加工原料的转基因作物包括大豆、玉米、油菜、棉花和甜菜,但它们必须获得中国的进口安全证书。

彭毓发,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在研讨会上表示,从1996年到2015年的20年间,转基因生物的顶级战略是技术储备战略,而不是产业化战略。“什么时候使用它(我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然而,与基础科学不同,转基因是一种技术。因为它是一种技术,所以它必须面向市场,直接为社会服务。彭的官方头衔还包括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农业部下属的一个部门,负责农业转基因生物的安全评估)。

每次我从海外回来,彭毓发总是后悔中国与外国先进水平的差距没有缩小,而是扩大了。他说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已经更新了三代。工业化推进过程中发现的不足将在下一代得到纠正和克服。然而,自从中国在1997年正式批准转基因抗虫棉的工业化种植以来,它仍然是最初的一代,“没有任何科学进步”

原因是需要调整策略。储备战略应调整为工业化战略。只有在实际应用中体验技术的优缺点,才能促进升级。"没有工业化的一天,与转基因相关的科学普及和风险沟通就无法完成."彭毓发说道。

专家表示,工业化转基因棉花更新缓慢的原因是政府部门在批准转基因棉花生产线更换时,受到一些公众意见的影响而犹豫不决。

中国工程院院士范刘芸在研讨会上说,转基因棉花的更新不是科学家个人利益的问题,而是国家农业安全的问题。如果中国没有这样的技术,那也没关系。我们现在有了,甚至比国外的还要好。用我们自己的技术说是不可能的。此外,中国也进口同样的东西,为什么不发布新技术呢?

中国工程院院士戴景瑞说,转基因棉花第一次种植时,农民在政府批准推广之前就开始自发推广。因此,在允许进行工业种植之前,不可能进行行政控制。"不要再走这条玉米路了。"

政府的态度越来越清晰。

作为公众关注的话题,转基因生物无疑应该得到充分讨论。然而,讨论的前提应该限于科学领域,以理性为边界,尊重事实而不是相信谣言。

习近平在讲话中说,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和商品化应严格按照国家制定的技术法规进行。有必要进行大胆创新的研究,占领转基因技术的制高点。外国大公司不能占领转基因农产品市场。

这一定是关键所在。工业化的态度是明确的。这种态度反映在2015年第一号中央文件中。文件称,有必要“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的研究、安全管理和科学普及”。这是第一号文件第一次写转基因生物的“科学普及”。

消除谣言需要普及常识。农业部办公厅也在去年9月底发布了《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要求“科学解释和驳斥谣言,还原真相,引导理性舆论”。

模糊的工业化环境

虽然政府机构的态度越来越明朗,但转基因安全证书与工业化之间除了复杂的公众意见之外,还有许多症结。

安全证书是评估农业转基因生物资格的官方证书。获得安全证书是工业化的必要条件。安全证书有两种,一种是生产申请安全证书,另一种是进口安全证书。上述三种转基因主食的安全证明属于前者。

1999年和2004年,农业部首次受理转基因抗虫水稻和植酸酶玉米安全性评价申请。经过11年和6年的严格评估,农业部于2009年8月17日依法批准发放安全证书。然而,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工业化种植抗虫水稻和植酸酶玉米一事无成。

科研人员和企业都认为这是主管部门拖拖拉拉的。

农业部的一名相关官员回答说:“事实上,影响转基因生物工业化种植的因素很复杂,不能由农业部决定。农业部拥有最终决定权。”他说,工业化种植是一项政治决策,需要许多程序,而不是简单的品种审批。如果工业化的条件得到满足,政府的批准和品种的批准就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有可能采用“实质等同”的原则(也就是说,除非能够证明转基因食品有风险,否则它将被视为实质等同于传统食品)。

有安全证书的转基因作物不能产业化的原因是它们被卡在品种批准的过程中。这一系统是从传统育种时代继承下来的,要求在产量增加和抗逆性(植物必须抵抗不利环境的一些性状)方面达到相关标准。

张启发曾经抱怨过这种品种审批制度:“中国的品种审批过于强调增产,没有增产就不会颁发证书。”张艺谋最着名的光环是“中国第一个生产转基因抗虫水稻的人”,是上述两个获得安全证书的转基因水稻品种的主要开发者。

至于转基因玉米,其初衷是提高动物饲料中植酸磷的利用效率。将植酸酶转化为玉米的转基因玉米可以减少40%畜禽粪便对畜禽饲料环境造成的磷污染。中国也有抗除草剂转基因玉米和抗虫转基因玉米处于试验阶段,公司和科研机构已经完成了这些技术储备。

上述农业部官员表示,玉米产业化的条件正在逐步成熟。“离黎明越来越近是一个好趋势,但这不是一个紧迫的问题。”他说,除其他原因外,目前的法律法规不包括工业化。但是,如果条件允许,农业部可以加快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

尝试走向全球

从2008年开始,国家将努力在

美国是玉米的原产地。据科研人员介绍,中国转基因玉米的优势技术包括植酸酶玉米(已获得安全证书)、转基因抗虫玉米和转基因抗除草剂玉米(目前处于试验阶段)。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万建民(Wan Jianmin)表示,由于干旱频繁,应高度重视抗旱玉米的育种。如果做得好,前景将非常广阔。专家在会上表示,这种国内技术储备一直在进行中。

彭毓发表示,目前正处于从储备战略向工业化战略过渡的阶段。对于已获得安全证书的转基因作物,当其通过生物技术培育的后代再次获得安全证书时,应简化程序(美国和加拿大在父母获得安全证书后不关心其父母的后代)。新开发的品种应尽快申报进行安全性评价,以便来自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不同学术背景的专家进行检查并提供科学帮助。"早期声明在科学上更有针对性,将避免实践中的延误。"

——